云顶娱乐 > 关于我们 > 见证广州40年交通变迁,40年交通巨变

原标题:见证广州40年交通变迁,40年交通巨变

浏览次数:54 时间:2020-04-21

安静再也安静不了了,因为这些太刺激人了。说到底,汽车不只是个汽车,背后还有个面子。

作者 蔡敏婕

车轮滚滚,我们奔走在追梦、圆梦路上,享受着幸福美满的新生活。

【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 庆祝改革开放40年·变迁】40年交通巨变:说走就走,路不再长

一个“车”字,承载的不仅仅是一个孩童时的梦想,更见证了一个时代的来临,而我家只是其中的一个缩影。改革开放之初,中国被称为“自行车王国”,这并不是今日提倡的绿色出行,而是生产力落后的象征,因为在大洋彼岸有着一个“汽车轮子上的国家”——美国。三十余年后,世界惊奇的发现中国突然变成了汽车全球产销量第一的国家,与之相伴的是中国综合实力强大和国际地位跃升的大背景。汽车,作为国家综合工业实力的体现,见证了华夏儿女在奔向小康生活过程中的艰苦奋斗史。

如今,广州早已成为“百万车城”,汽车成为民众主要出行方式;高铁轻轨不断发展,广动车和广港高铁等把广州和其他区域紧密联系在一起,多个“1小时”经济圈诞生,此外,共享单车、网约车等更多新兴交通工具,融入这座城市。

1980年,我父母咬咬牙,把肥猪卖了,托我村“闯关东”的三哥,在黑龙江买了辆青岛产的“大金鹿”牌自行车,当年俗称“大金驴”,直接船运到江苏连云港亲戚家。这个牌子的自行车,有大飞轮、大牙盘、大扣链子、吊簧鞍座,美观大方,结实耐用。我虽没出过远门,但还是自告奋勇去接车。那新车真让我爱不释手,摸一摸车头的商标,鲜亮闪光;捏捏车大梁,烤漆讲究,电镀锃亮;摇一摇车链,声音悦耳……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我就急匆匆启程返乡。骑上新车真神气,感觉太兴奋、太幸福了。那正是初秋季节,气候适宜,凉风习习。我竟然一路没喝没吃,行程近三百华里,当天黄昏时刻把自行车骑到父亲、母亲正在刨地瓜的地头上,让父母欣赏一番。这辆自行车壮得像头牛,驮上二百斤粮食都不摇晃。

纸短路长

古悦觉得没必要,家就紧挨着两个人的单位嘛。安静拉着古悦看了一家又一家汽车门店,从一个又一个营销经理那里领教了什么是巧舌如簧、口若悬河。但是,考虑到安全系数、价位、油耗、停车便利等因素,硬是控制住了对SUV的欲望,最终订购了一款“帕萨特”。

同期,港商刘耀柱创办白云小汽车出租公司,参照香港运营模式,的士实行“沿途载客、扬手即停、计程收费、日夜服务、电话预约”,这一经营模式逐渐席卷全国。

国家发展变迁和个人家庭命运紧密相联。四十年来,交通工具的变化巨大。家庭由自行车、摩托车,逐步变成小汽车;出远门,由乘长途汽车变成坐绿皮火车、新型空调列车、动车,然后是高铁。就我们这个小家,也拥有了多辆汽车。妻子、儿子、儿媳各一辆。这如果在四十年前,真是连做梦也不敢想!

说走就走成为现实

时鹏寿 (如皋市第一中学 ,正高级教师)

“无人售票”冷气公交车、“广州牌”双层巴士、液化石油气等公交车型涌现,还有摩托车“并驾齐驱”。“那个年代,摩托车不仅是交通工具,也是财富象征。”“80后”广州市民方兴星回忆。

2018年5月1日,我迎着温煦的晨风,独自穿行在故乡那个小山村,只见大街小巷的道路全被硬化,许多家庭门外停放着小客车、货车和摩托车,乡亲们下地劳作以骑摩托车为主,偶尔有骑电动车、自行车的,我不时和他们打着招呼。

陈霞的感慨,引发了许多人的共鸣。改革开放40年来,人们亲身感受着我国交通方式的巨大变化,享受着越来越便捷的出行服务。

时光流逝,我离开乡下到城里读初中、高中。每天步行上学,虽然路程并不很远,但看到那在身边飞驶而过的自行车,心里就别提有多羡慕。那时做梦都想,我要能骑一辆自行车在街上飞奔,那该多么神气啊!可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里,买这样的大件这只能是一个奢望。转眼间我高中毕业,分配进了一家工厂上班。因为路途较远,对自行车的渴望便越加强烈。望着南大街上百货公司楼里摆着的崭新的凤凰、永久、飞鸽,我常常会呆立良久,不肯离去。于是我开始悄悄攒钱,除了应该缴给父母的,一年里我省吃俭用,硬是存到了100多元钱。那时候买自行车要凭票供应,父亲在厂里弄到了一张票,我终于买回了一辆自己日思夜想的崭新的黑里透亮的26寸凤凰牌自行车!每天一早我满脸春风地骑着它离家上班,傍晚,我迎着落日余晖下班回家,心里总充溢着那种满满的幸福和快乐。一空下来,我会用白纱团一遍又一遍地把车擦得乌黑锃亮,一尘不染。在工厂工作生活的两年多的时间里,我和我的爱车可以说形影不离。终于等来了1977年的高考,我就是骑着这辆车来到了设在江苏省常州中学的考场,写下我终身难忘的高考作文——《苦战》,改变了自己的人生命运。

“我已考取驾照,准备自行开车上学。”“00后”广州大学生蔡峰称,周末会跟着父母和朋友一起自驾游,平时也会骑着共享单车锻炼身体。在海外游玩的时候,会在当地租借共享汽车,“很方便,和在广州的操作一样”。

不久我们村推行“包产到户”,生活开始好起来,但自行车仍是紧俏商品,要凭票购买。那年代骑自行车出门堪比现在开豪华轿车出行,回头率也高,几乎都是羡慕的眼神。

不仅是陆路交通,张小健的家乡人坐飞机也越来越方便了。2012年9月,玉林城市候机楼至南宁吴圩国际机场班线开通,2017年11月,该班线部分客车延伸至陆川始发。

请你打分________

因为这些日益先进便利的交通工具,广州人“越走越远”,同时地域之间也“越走越近”。

后来我国进入“自行车王国”时期,几乎家家户户有自行车,男女老少会骑自行车。老百姓赶集、上商店、走亲戚,不是骑自行车,就是坐自行车。乡间道路上,时常能看到系着红绸布的送亲迎亲的自行车队,十分壮观。结婚后,我有一辆“永久牌”自行车,妻子有一辆 “凤凰牌”自行车,儿子刚入托,就骑上了后轮两侧各有小车轮的“阿米尼”牌童车。

广西壮族自治区道路运输管理局局长张小健至今保留着一封1986年的家书。那一年,他被上海市交通学校录取。 张小健父亲在家书中用简单的几行字,道出了当时的“漫漫长路”:我上月26日送你上车后,乘下午4点22分武昌到湛江的火车到达玉林下车……等待回陆川县城的车,直到晚上8点半都没到,后遇到陆城镇小车回陆川,这才在晚上9点多回到家。

选择“沪漂”不仅需要内心的坚毅,更多的还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或许,我的沪漂生活可能还会继续,但发达的交通会让我的上下班时间越来越短。我们追求着快节奏、高信息量、高竞争的工作氛围,也享受小城市的宁静、悠闲和安逸。这种强烈反差似乎可以体验到更好的工作、生活。上海这座城市给年轻人不断奋进的动力,让人生充满希望和机会。未来的昆山,伴随着高速发展,也许会吸引更多的“沪漂族”在这里定居生活。

随着道路越来越宽阔,上世纪80年代,“广州牌”“通道车”普及,这类通道车由两节车厢和三扇门组成,车厢之间黑色的“伸缩蓬”成为标志。

步入新世纪,特别是“十一五”期间,家庭轿车逐渐普及。家庭拥有小汽车逐步成为时尚,大家经常议论谁家买轿车了,谁家买什么牌的轿车了。我和妻子商量,决定先不买家具、不添衣服,集中攒钱买轿车。2006年夏天,经过跑多家汽车销售店进行比对,广泛了解各种车辆、车型和行情、性能,最终选购了一辆首批国产“宝来”轿车。这车价格适中,安全系数高,外形美观大方。第一次坐上自家的轿车,感觉座位舒适宽敞,车身干净得能照出人影来,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看妻子踩离合、挂挡、加油、起步、直行,我抑制不住内心的幸福与激动。

多元化的出行方式给了人们多种选择,而便捷的交通服务把人们说走就走的旅行变为了现实。 让江苏省沭阳县自行车运动协会资深会员孙玉春想不到的是,几十年后,自行车竟然又成了人们喜欢的出行方式之一。 孙玉春回忆说,40年前,能有一辆“永久”或“凤凰”,不亚于现在的奔驰、宝马小汽车。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被外界称为“自行车王国”。

私家车咏叹调

(改革开放40年·话变迁)从自行车大军到多元化出行:见证广州40年交通变迁

百姓家庭变化大,社会也在深刻变革。沂蒙山区通火车,曾是震惊全国的大新闻。1986年1月1日,随着一声汽笛长鸣,兖石铁路正式开通运营,沂蒙山区从此告别不通火车的历史。那一天,临沂火车站人山人海,万众瞩目之下,身披大红花的“长龙”在巨大轰鸣声中呼啸而过。沿线的老区人民扶老携幼,纷纷扛着扁担,挎着竹提篮,怀着喜悦心情,见证这一庄严的历史时刻。从此老区人民可以坐着这种绿皮火车,伴随“哐当——哐当——”的铁轨声,去认识天南海北的世界和风景。

40年里,交通方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在几十年前,建不建高速公路,都还存在争议。 1978年,我国公路总里程只有89万公里,公路标准低、质量差。

路上的车子越来越多了!车难开,车更难停。油越烧越多,对环境的污染越来越严重。长期开车使得颈椎不适,行走功能退化……安静与医院打交道的频率越来越高。很多情况下都是开车惹的祸。

到了上世纪90年代,广州兴起城市建设热潮,交通工具发展迅速,可谓“百花齐放”。

到1976年高中毕业后,我当上我们管理区首个高中班的民办教师,待遇就是在村里吃平均口粮,每月还有七元钱的补助。那时候到邻村教学仍然靠步行,真盼有辆自行车呀。虽然还买不起自行车,可我已悄悄学会骑了。

“现在,早上在家从容地吃完早饭,打车40分钟到六安站,再乘坐高铁1个半小时就可以赶到南京吃午饭了。”近日接受《工人日报》记者采访时,已年近花甲的陈霞感慨道,“现在的年轻人度蜜月,没有到不了的远方。”

李树平 (江苏常州人,1977年参加高考,1981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江苏教育出版社编审,现为《七彩语文》中学版主编。)

中新社广州12月2日电 题:从自行车大军到多元化出行:见证广州40年交通变迁

记得改革开放初期,上级奖给我们村一辆十二马力的拖拉机,这在当时可了不起。全村老少爷们争先恐后围着看,争着、抢着坐拖拉机去人民公社驻地赶集办事。乡亲们望见邻村的熟人都主动兴奋地打招呼,邻村的人好生羡慕和嫉妒。

“互联网+交通”正在满足人们个性化、多元化、便捷化的出行需求。出远门再也不用到车站排队买票,在家里动动手指就可以实现;在很多城市旅游乘坐公交,手机APP可以实时告知公交的“行踪”和路况信息;想要打车,手机上网就可以约车…… 从网约车、共享单车的兴起,到多地和企业联合打造“城市交通大脑”,新技术带来的变革一直在继续,相关制度也在不断跟进。 对于每一个出行者来说,40年巨变之后,“说走就走,路不再长”,已成为现实。

我的“两城生活”

同期,随着广州各类外事活动逐渐增多,尤其在爱群大厦等繁华地点,一列列红色“的士”(taxi,意为出租小汽车)车队成为亮点。“的士”专门负责接待到广州的外国元首与高级官员、参加交易会的海外华侨、港澳同胞等,需要外汇券才能乘坐。

据说,国家“十三五”规划已确定在沂蒙山区修建高速铁路,并且是国家“八纵八横”快速铁路网的重要连接通道,“厉家寨站”离我们老家那个小山村只有几公里。著名的革命老区——沂蒙山区也要迈入高铁时代啦!

在很多交通人看来,高速公路的建设是一个解放思想的过程,而每一次给人们带来便利的交通变革都是与时俱进的结果。 “惟改革者进,惟创新者强,惟改革创新者胜。”原交通部副部长胡希捷曾在一篇总结改革开放40年交通事业发展的文章中写道。

谁知道,“帕萨特”愣是非常抢手。左等,右盼,约定中的一个月过去了,没有货;承诺中的五十天过去了,还是没有货。

随着广州越来越繁华,道路上的车和人越来越多。进入21世纪,尤其在2010年后,交通出行方式多元化发展。

我的故乡地处沂蒙山区东部,相对偏远贫穷,且交通不便。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正上小学,村里连辆自行车也没有,跟随父母下地耕种能坐坐独轮手推车,就是莫大享受。到七十年代初,我读高中时,我们村距学校十华里,每天靠步行。村里另一个家庭条件好的同学有辆半新不旧的自行车,每当他骑着自行车从我身旁飞驰而过,我心里有说不出的羡慕,也萌生买自行车的梦想。

与40年前不同的是,如今的自行车只是人们众多出行方式的选择之一。这个看似回到原点的出行方式,背后却是交通工具插上互联网翅膀后的又一次更新迭代。

慢慢地,安静也不是那么眼热汽车了,毕竟汽车已经深入寻常百姓家。

1997年6月,广州地铁一号线首段正式开通,广州开启“地铁时代”。

人们对小客车的向往由来已久。1984年我进县委工作时,整个县委机关就两辆车,一辆黑色轿车,一辆黄帆布篷的越野车。年底,我们单位购进一辆苏联产的小汽车。那天单位领导要去济南开会,我们几个年轻人异口同声地要求跟着去省里汇报工作,年长的领导早就看明白了我们的心思,笑着应允。于是后排座上挤满了人,我也过了一次长途坐轿车的“车瘾”。

建或不建,这是个问题

慢慢地自己长大了,家里有了汽车,而自己也成为了一名交通人,对“车”也有了更深的理解。

“当时通道车设有售票员,穿着工装的售票员一手拿着车票,一手拿着零钱,熟练地把2张面值‘贰角’人民币车票递到乘客手中。”已有近40年公交车驾龄的广州公交集团一汽公司89路线车长陈兆华回忆,80年代广州人口比较多,遇到一些需要拐道的路口,售票员会把身体探出车外,拍着车身大声呼喊前方让路。

衣食住行、上学就业、看病养老,任何一条,都是老百姓牵肠挂肚的大事。改革开放四十年,国家发生翻天覆地的巨变,老百姓的日子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我有幸亲历、见证和享受了这个过程。就单说“行”吧,交通工具的变化,就十分令人惊叹。

张小健的经历是过往40年我国交通大发展的一个缩影。截至2017年底,全国铁路营业里程达12.7万公里,是改革开放初期的2.5倍;高铁营业里程2.5万公里,5年增加了1.58倍,占世界高铁的三分之二;全国公路总里程477.35万公里,为改革开放初期的5.4倍;高速公路里程达13.6万公里,居世界之首;我国境内民用航空颁证机场共229个,是改革开放初期的3倍……

“高铁人生”辛苦而波折,由于停车时间比较短,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人都有坐过站的经历,最短坐过站坐到苏州,万一聚会喝大了,还坐过站到过镇江。但上海这座城市的诱惑力,还是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沪漂”的行列。高铁的开通和班次频率增加无疑为“沪漂一族”提供了交通保障,两城生活甚至比同城生活更便捷。从最近的昆山,到稍远的苏州,还有少量的无锡人选择“打高铁”来上海上班。

截至2018年4月,广州地铁已开通线路13条,总里程近400公里,日均客流量预计达820万人次,客流强度位居中国首位,计划至2023年,规划建设总里程超过800公里。

“当时干线公路虽然有些铺上了渣油路面,但因标准低,平均行车时速只有30公里。”原交通部副部长王展意回忆道。 公路运输条件差影响了各地物资的运输。原交通部总工程师杨盛福还记得当时各地发来的一些电报:江西井冈山的毛竹运不出来,眼睁睁看着烂在山里;陕西安康地区木耳大量积压,老百姓拿来垫炕…… 上世纪80年代初,在讨论改革开放形势下如何缓解交通运输紧张状况和发展交通运输的一个研讨会上,仍有两种观点针锋相对:一种观点主张延续过去30多年的以铁路运输为主的“老路子”,理由是高速公路投资大、占地多;另一方观点则主张各种交通运输方式统筹规划、协调发展,建立起我国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 直到1989年,原交通部在沈阳召开了一次会议,才明确了中国必须修建高速公路。1993年6月,原交通部、全国各省分管交通的领导、交通厅长在山东召开全国公路建设工作会议。此后,我国高速公路建设开启了跨越式发展。

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多了!其中就有古悦的身影。古悦后来也没有再学开车,他偶尔坐坐安静的车,更多的时候是安步当车。于是,他活得简约,健康。

上世纪50年代,广州街头逐步出现“道奇”公交车、“伊卡路斯”柴油公交车等车型。梁永乐回忆,当时的公共汽车数量相对少,而且汽油短缺,其中,“道奇”公交车通过燃烧木炭作为燃料提供动力,“我记得当时车的窗户和车门都是木头制造,会有售票员用手开启趟栊车门,让民众上下车”。

在张小健求学期间,南宁至上海的直达特快列车每天仅有一趟,全程42个小时。“如此漫长的旅程,由于开窗透气,蒸汽机车飞扬的煤灰从开启的车窗飘入,让白衫变成黑衣。” 如今,南宁与上海之间已有高铁、特快列车、快速列车开行,多个车次可供选择,最快的G1502次列车全程只要12个小时。 去年8月,张小健回乡探望病重的父亲,乘坐动车从南宁到玉林,再从玉林火车站通过接驳换乘服务中心购票,零距离换乘班车到达陆川,全程仅用3个多小时。

请你打分________

“有冇落啊?”(粤语,意为有没有乘客下车)“有慢!有慢!”(粤语,意为有的,稍等)……“70后”广州市民王福笑着回忆,“当时上下学都坐通道车,车厢里弥漫着汽油味道,一到夏天就很闷热。假如人站在连接两节车厢的圆形大转盘上,车拐弯的时候人会跟着转”。

本报记者 杜鑫

在安静家,私家车上演了意味深长的学不学,买不买,开不开的咏叹调。

“40年前的广州,大街小巷都比较狭窄,道路两旁屋铺错落交集,相对灵活的自行车是人们最佳代步工具。”现年61岁的广州市民梁永乐,在他17岁那年拥有一辆“五羊牌”自行车,“上世纪80年代末,上班高峰期的海珠桥全是‘自行车大军’,大街小巷也充满自行车‘铃铃’的声音”。

后来,随着摩托车、电动车、汽车的崛起,自行车渐渐没落。近两年来,随着共享单车在各地兴起,解决人们“出行最后一公里”的自行车又迎来了“新生”。

专家点评:素朴之至,乃至以一串数字表达交通中的种种,但自有其表现力。无文,有时恰恰就是力量。这种力量,来自真切的甚至有点残酷的生活,唯其如此,“高铁”的诸种意味得以呈现。

云顶娱乐官方版 1云顶娱乐官方版 2

30多年前,刚结婚的陈霞和丈夫度蜜月,从老家安徽六安市霍山县乘坐小巴车,在土路上颠簸了3个小时才到达六安市。从六安乘坐早晨6点的客车,晚上8点才到南京。

两城之间不容易察觉的变化,被7年里攒下的厚厚一沓车票所记录:2010年之前,昆山老火车站只有动车和慢车,动车的价格是14.5元,慢车的价格是11元;2010年昆山南站有了动车和高铁,动车票价14.5元,高铁票价24.5元。妻子为我算了一笔账,每月往返22天,高铁费用大约1000多元。

“1号线刚开通的时候派券让民众免费试乘,当时这条黄色车面的德国进口长列车吸引大量广州人尝鲜。”“70后”广州市民方葵称,如今,地铁成为日常出行交通工具,便捷而且快速。

驾照到手了,买不买车就迫在眉睫了。

在上海工作的头两年,昆山还没有高铁站,我每个周末从上海坐火车来昆山,过了周末再回到上海。伴随着2010年7月1日昆山高铁站的开通,我发现,像我这样的“沪漂一族”队伍越来越壮大了。大家每天在一个时间,从昆山不同的地方赶往昆山高铁站,安检进站,坐同一列班车。

专家点评:一篇注重立意的叙事文字,所写意思显豁,即购买轿车前后的生活与心理悖反。笔墨集中在主旨上,叙述时颇有一点调侃,一点幽默,一点高调。这显示了一种成熟,一种文字驾驭能力。

见多了,一些“沪漂族”从陌生人变成了朋友。“沪漂族”里,每个人的经历都不同,但都有着同样的生活方式。每天上车后我们有了一个习惯,会看看经常赶车的“伙伴”还在不在。有时突然不在了,就猜测可能出差、家里有事;时间久了,伙伴依然不在,我们就开始猜测,他可能已经换了工作,或结束了两城生活,在昆山或上海长期定居下来。

安静忍无可忍,给店家打了电话,责问店主人。营销经理随即登门带来了果篮,带来了鲜花,带来了歉意。其诚恳让你有火也发不出来了。

专家点评:有历史叙事,有抽象述说,开头似说明文,接着转为论说文,作者对“车”了解颇多,竟不知从何说起了!文章稍有淆乱,亦有强说之理,但因开头确有自己坐在母亲自行车身后亲切感受,且有独特的新知新识“一切皆有可能”,使此文终究未落下风。

小时候我跟随爷爷奶奶在乡下生活,想母亲了,我外公就会来带我去常州城里。外公挑着个小担,我赤脚走在泥路上,一蹦一跳地走在前面。不觉间就走了好几里路,来到了城边的白家桥。外公停下来,让我在运河的码头上把脚洗干净,穿上了新布鞋。要坐车了,我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欢快。可谁想外公在车站上停了好一会,还是没上公交车,因为那车票要三分钱,那是他劳作一天都挣不到的。于是就继续挑着担,拉紧着我一直步行到母亲的住处。从东门步行到西门,多长的路哟!

终于,六十六天的煎熬之后,“帕萨特”进了门。提货那天,安静给“帕萨特”披红挂彩,接近家门时,可着劲儿,把喇叭按了一次又一次,还用眼睛的余光极力照顾了周围邻居的目光。又不顾临近午饭时间,开到单位转了几圈才回家。当晚,又约上闺蜜好好地聚了一顿。

随后的几个月,学驾成为安静生活的主要内容,古悦只是隔三差五地去应个景。

我的梦车岁月

www.4008.com,一个“车”字,承载的是人类不断创新、不断超越的伟大步伐。从笨拙的马车到快捷的汽车,从冒着黑烟的蒸汽机车到轰鸣而过的高速列车,从万户火箭飞天的第一次尝试到如今宇航员的太空漫步,人类,从未止步。“共享单车”的出现在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的同时,打破了人们心头的藩篱,让共享的意识深入人心,让“互联网+”的力量不再是空谈。智能网联汽车的出现势必将大家对于车辆乃至交通的传统认知再次打破,自动驾驶、智能决策、万物互联等带来的不仅仅是技术上的强烈冲击,更是人类意识的再次突破——一切皆有可能。

单位同事也开着小汽车进进出出了,而且不是三个五个!

云顶集团用户登录,李汉初 [东南大学交通学院16级硕士研究生,来自于东南大学物联网应用研究中心、东南大学威斯康星大学智能网联交通联合研究院]

一个“车”字,承载的是华夏民族谋求和平、实现大同的雄心壮志。古有秦始皇文轨车书统一华夏,今有一带一路贯中西。整个人类社会发展史上从来都不缺少中华儿女的身影,古丝绸之路上一峰峰骆驼夕阳下拉长的投影将华夏文明传输到了全世界,而今在国家“一带一路”政策的引领下一辆辆快速飞驰的高速列车、一艘艘满载货物的万吨巨轮将中国人民互联互通、共建繁荣的美好心愿带向全世界。

云顶娱乐官方版,安静再也不安静了!有事没事的,她要开车出去兜一兜。去高速拉速度,载着家人去一日游,自驾和驴友去远途。

从儿时为省3分钱车票选择步行的无奈,到长大后省吃俭用终于买到一辆26寸凤凰牌自行车的激动;从对私家车的追逐炫耀,到向往返璞归真的简约生活;从工作居家的两地不便,到一条高铁顺利连接起两城生活……在这些关于“车”的故事里,你是否能够看到真实发生的生活变迁?昨天,江苏2017年高考作文题出炉,关于“车”的话题引发了人们的议论和思考。本报第一时间特邀四位读者,写出他们关于车的故事。这组特殊的下水作文还请来了资深高考作文专家做了点评,也欢迎读者给这几篇作文打分,满分70分。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蔡蕴琦 杨甜子 张琳 王璟

我在上海工作,在昆山安家。一条高铁,连接起我的两城生活。

请你打分________

闺蜜买小汽车了!

一转眼又四十年过去了,时代和社会正在飞速地发展和变迁。如今我家里买了电动车,更买了小汽车。可不知为什么,当我去商店购买这些车时,虽然心里还会有渴望和期待,也会在心里有那么一阵小小的快慰和激动,但说实话,却再也没有了我当年梦车、看车、买车时的那样一种激情,有时甚至会觉得在买一件与自己似乎不怎么相关的物件。可当年,这些是怎样像潮水一样引起我心灵的澎湃和激荡啊!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以前的岁月永远不会再回返,可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里依然会常常想起我的外公为了省三分钱不坐公交车挑担走很远的路的情景,依然会闪现出那辆乌黑锃亮的26寸凤凰牌自行车来。

每天早晨,我都会在7:12准时出门,7:25上公交,7:50到达高铁站开始安检,然后便是一串“连贯时间”:8:02检票,8:12高铁发车,8:30到上海站,8:40上地铁四号线,9:10下地铁,9:15到达上海浦东一家德国滤水壶公司上班。全程2个多小时,实现从小县城到魔都的“无缝衔接”。这段时间中,不能有5分钟的误差,包括从家到高铁站的堵车,否则我就会迟到。下班的路程同样如此,每天上下班要花费近5小时的时间。

难以置信,这样的生活我坚持到了今天。2009年毕业后,为了履行跟女朋友当初的约定,我来到江苏昆山。文科出身的我,觉得上海的发展机会更多一些,于是选择了到上海工作。

邻居买小汽车了!

不由分说地,安静去驾校报了名,同时给丈夫古悦也报了。虽然古悦不太愿意。

车,一种交通工具,现代人生活的基本要素之一。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缩短着出行的时间,联络着人们的情感,也见证着时代的变迁。

一条高铁连接起

慢慢地,安静成为户外运动的积极分子,绿色出行的热心倡导者。

钱俊 (新昆山人,2009年至今沪漂9年,两城生活7年,在多家消费品公司任职。)

相信大家记忆中都有一辆自行车。上学途中自己在自行车的后座上悠着双腿,唱着儿歌,而骄阳下母亲背后汗水打湿的衣衫,暴雨中母亲发梢滴淌的水滴,大风中母亲打着颤的躯干却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那时候,多么期盼自己家也能有一辆小汽车!

很难想象,如今的生活能离开车。

专家点评:写得真切,自有动人力量!往事与今事的映照,隐喻的人生感慨,或并无深刻哲理,却有深刻情致。以“梦车”对现今之“少梦”,时代之感不言而喻。虽是“喻”,并非“喻”,实显现具体的感受。

请你打分________

车,是一种交通工具,便利了人们的出行;车,又不仅仅是一种交通工具,从无到有伴随人类文明史的发展,见证了时代的变迁,承载着人类的梦想,必定将人类载向更美好的未来。

慢慢地,安静常常把汽车停在单位或者自家的车库里,路上常常看到她和古悦并肩的风景。

教练可没有什么好脸色,似乎在他们的眼里,学员都是笨蛋。挨教训是家常便饭。难怪人们总说“学驾是耐挫教育的好机会”呢。但是,随着家里的香烟渐次转移到驾校教练的手上,家里的美酒多次进入了驾校教练的肚里,教练的热情高了,安静的进步快了。移库考,场地考,路考,一帆风顺。安静拿到了驾照。古悦在两年期快满的时候,不管不顾地打了退堂鼓。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见证广州40年交通变迁,40年交通巨变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